千秋万苦

「来何汹涌须挥剑,去尚缠绵可付箫.」

珍贵岁月里 寻觅我心中的诗

不再见理想 时刻遥望

阶上


有风和烟的台阶上
似乎除了作点东西
其他都不合适

青苔  不知命在这多长了
甚至是别的些什么杂草
也是

而人 只要去查查
那些修剪得整齐的
装饰 都可明了

"这人的命很贱"
如若不是为了营生
谁爱这样?

她这样想

这人也只是
突突着辆三轮在高速上跑
谁知他在做甚

可能他也知晓
为何兵法传了下来
远古的兵器却早被鄙弃

宝库的门已开
可知宝已散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