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万苦

「来何汹涌须挥剑,去尚缠绵可付箫.」

评&省_世 第二節

第二節

上李邕

            李白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
時人見我恒殊調,見餘大言皆冷笑。
宣父猶能畏後生,丈夫未可輕年少。

看见这首诗时,它是与《南陵别儿童入京》放在一起的。评本上这样说:"前(南陵)喜悦轻快,后狂放不羁......"嗯,我很同意。不过还是更喜欢这首,有种难喻的孤勇。

个人最喜欢颈联「見餘大言皆冷笑」这令又我联想到《道德经》中的「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总是会被怀疑的啊......不过又如何呢?

不轻年少便好。

——————————
    老熊我开什么就什么没人看.......ʕ•ﻌ•ʔ

  不过没有关系啊! 只要有人愿意点开,会轻轻嗟叹一声有关这首诗的情感,就很好了。

  嗯,会继续的。不过大懒熊还是希望有人能来评评论。

  感觉现在想做文化不太容易,现在还没分科时,老师大都劝:"学理以后好找工作啊!"

  但我觉得文化才是最棒、最值得坚守的事。

  又扯了些没用的,希望大家别嫌弃(๑´ڡ`๑)

  祝开心啊!~😶😗

评论

热度(2)